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白小姐一码中特网站 > 鸳鸯 >

剧情求文古风耽美

归档日期:08-24       文本归类:鸳鸯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古代江湖,小攻和受暧昧暧昧调戏调戏着好上了,但其实攻一直喜欢他师父(他师傅有喜欢的人),在两人渐入佳境时,师父来了,然后他们碰到仇家,受和师父同时被攻击,攻下意识去救师父...

  古代江湖,小攻和受暧昧暧昧调戏调戏着好上了,但其实攻一直喜欢他师父(他师傅有喜欢的人),在两人渐入佳境时,师父来了,然后他们碰到仇家,受和师父同时被攻击,攻下意识去救师父,受没人救受伤吐血,然后明白攻喜欢师父,很伤心,攻也有点愧疚吧。(受是比较淡然的吧,被攻勾引动了情的)

  然后受好像从小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没有人关心他,一个人活得很孤单,然后攻的关注和温柔让他很容易就爱上了攻。受MS相貌平凡,爱上攻后就从家里出来跟着攻了,一心的依靠只有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江湖战情录之-罗煞 by 云雕 (罗煞是血魄的同门兄弟,也归入此类,师徒年上,邪恶美人受+诚实温柔攻,好文!)

  片段:“想握住谁的手?没有人愿意牵着你的手到永远的,因为你的罪恶只能用血洗清,然后再添新的罪恶,就这么一直到死为止。染血的痕迹是永远无法磨灭的印记。”

  注:生子文我不是很感兴趣,不过文中最后一句说的很好有些伤痕,即使遗忘,也已经再难拂平。在转过身后,想再回首便已晚了。

  片段:何与飞露出微笑,说道:“因为你这么爱我,愿意给我抱。”他原先以为,自己不得不出卖色相,谁知苏睿云身为一教之主,竟然甘心被他拥抱,让他几乎大吃一惊,心里对苏睿云暗自有了几分轻视。

  苏睿云尴尬得几乎抬不起头,即使不是因为想生他的孩子,身体也暂时因为果实的剧毒而变得十分虚弱,即使此时要主动恐怕也不行。何与飞极力掩饰的轻视他也看出了一些,心里有些难堪,却也没有说什么。只要他是真的爱着自己的,就已经足够了。

  他,冷于秋,发誓不再相信这世间的一切;他,楚行云,却希望用自己的热血温暖那一颗冰冷的心。

  正义派代表楚行云小朋友一直是好孩子,从来没有做过也不知道怎么做,于是他的第一次就交给了冷于秋。之后两个人就互攻了

  他的神色显得很惊慌,自从相遇以来,即使是危难之时,楚行云所以见到的冷于秋也始终是镇定自若的,从未见过他有大惊失色的时候,这蚀骨销魂散到底是什么剧毒,竟能让他变了颜色?

  “不错,正是蚀骨销魂散。”向铁龙的声音阴恻恻的,火光忽明忽暗,映在他的脸上,尤显诡异狰狞。“你久在魔教,应该对这种毒的毒性十分清楚。中毒之后千万不可运气,一旦运气,就会气血逆冲而亡,到时候,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你。”

  反间神捕 by 堕天(可怜的小受海千帆原本是攻,但被人阉了==b,不错的文)

  文案:生就一副桃花眼、桃花靥,俞湘君怎麼看也应该是六扇门中桃花最旺的男人。

  可惜,天生恋弟狂的他自打三年前弟弟从高崖坠落,生死不明后,就终日严霜覆面,鲜少笑容。

  没关系,冰山美人、高岭之花也一样令追求者趋之若鹜,尤其在高唱「搭档情谊高於一切」的六扇门里。

  可是,继疯狂设计意图谋害原六扇门统领(未遂)之后,这位平常几乎如同完美机械般从不出错的捕快,再一次以出人意表的行为叫所有追求者全进了接骨室挽救下巴。

  这一次,他以不亚於追逐自己弟弟的火热视线去追逐了另一个男人——一个丑到满脸是疤的男人!

  而且,因为新姘头的职业是江南最大黑帮「海天一色阁」的少帮主,他竟毅然改装易容潜入其所在总部——离岛,充当了一名反间捕快。

  片段:冷冷地扳起俊颜,眯起勾魂带笑的一双桃花眼,我深知自己的龙阳之好为正道所不耻,而冰火教众则记恨我玩弄了他们少主纯洁的初恋,恨不得饮我的血,寝我的皮。尤其是他们那个美艳绝伦的少主在心灰意冷后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痛痛快快的从悬崖上跳了下去,临死前那回眸的一眼,连我看了都觉得是自己有错在先。人死为大,现在再去强调我对他是真心的也没有意义,更没有人会相信。

  大魔头的情事 by 蓝色彩绘 (断崖失忆过,失忆期间好象强上过一个王爷)

  “没错,没错!没想到原来男子与男子之间的爱,也可以这样深刻啊~哎~想想我家那恶婆娘,不提也罢啊!”

  “切~你别摆着一张臭脸,我才要哭呢!你们又不知道我老婆是远近闻名的母夜叉,如果她有人家断崖或幽谷一半对我好或爱我的话,我就算死也甘愿啊!哼~干脆我也龙阳去吧我!”某位蓝衣公子大叹扼腕,恨不得马上找一位。

  浪荡江湖 系列 by 绪慈 (魔教教主兰罄少年时被皇帝强暴过,看到这段就想到十大酷刑,同样是狠心又可怜的人...好文!)

  片段:兰馨一双眼瞪得比铜铃还大,看着眼前这个压在他身上的人,感觉这人在他身上游移摸索的手宛如毛虫爬过,令他泛着强烈的恶心来。

  忽然间这个黑衣人和许久许久之前那个穿着黄袍的男子身影重迭在一起,兰馨耳际听见那人悠悠地喊着自己的名字……

  「狗皇帝放开我!」突然席卷而来的记忆令兰馨疯狂,他愤怒地大吼着,拼了命想将压在他身上的人推开,「放开你的脏手,别碰我!」

  他接过侍卫递来的巾布擦了手,再道:要对付你,有很多种方法。兰家的祖坟、你的妻子柳料峭、柳料峭的儿子,甚或再把你送给当朝皇帝,让你重温以前被老家伙囚禁时的日子,我都做得出来,你该晓得。

  云倾语调冷淡,仿佛事不关己般,话说得毫无顿挫。你当年住的是长春宫是吧?那处还留着。鞭刑痛不着你,你便到那处去待着。在把你送给皇帝之前,我会先挑几个人先让你适应。

  兰罄的脸色在听见云倾后头那几句话时,有些惨白,但随即便回复过来,还是那抹嘲讽似的微笑。

  介绍:冷情天真的凌霜被追杀,危难中被死皮赖脸但又温柔体贴的仇焰救下,按照任何耽美小说的定律,不知情事的凌霜是不可能不爱上这样的男人,结果两人确实顺理成章的“相爱”了...但谁知这样的爱充满危险,当凌霜中毒后万般不甘的要活下去与爱人厮守,死里逃生后对仇焰真正敞开心扉时,仇焰才说凌霜却是他的杀父仇人,原来所有的甜蜜都是阴谋,凌霜在武功全失,断手断脚以后找到仇焰想与他厮守的时候,仇焰给了他致命一击,告诉他过往的一切情意都是假的.....

  素心问月 by 水天(seeter) (南方的黑道老大火离为了得到月天心而又不伤害他,甘愿让其压,3P)

  片段:但是他可不想象帝乙木那般傻等。天心不是注定要有情劫么?那好,与其让别人来劫,不如让我来。天心想修仙?在心里笑一笑,你要做神仙,我偏要拉你下凡尘,你要无情,我偏要你动情。哪怕日后堕下地狱也在所不惜。

  他也不是不想抱天心。他想占有那具躯体,想将他抱在怀中恣意怜爱想得要发疯,可是他怎敢,他怎能?月天心面上虽淡泊,骨子里却是极傲的人,若真被他当女人抱了,等天心醒来,结局只有一个,杀了他再自杀。不想,火离一点儿也不想这样。他还没爱够他,他们都不要死。

  所以,若不能占有他,就让他来占有自己罢!火离宁死也不肯屈服于人,可若是天心,他认了。急切地,想要与他合为一体,融得化了,再也不分开。

  龙游江湖 by 星宝儿 (玉风少年时因龙少游的失误而被人LJ,但从此后就没被压过,写的还可以)

  片段:他原本只是在镇上的小店中买点东西,是早就能赶回来的,半路上却意外碰到一个正被恶霸欺凌的可怜女子,行侠仗义的天性让他无法坐视少女任人调戏,于是在打倒恶霸之后又送女子到下一个市镇的亲戚家的仗义行径耽搁了他的行程,结果一回到客栈面对他的竟就是这样一个令人泣血的场景——只要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可以看得出这屋里曾发生过怎样的兽行。

  看到少年那双充满怨毒之意、已不像人类所有的眼睛,龙少游觉得自己的脚开始摇晃,继而颤抖,几乎都要支撑不住身体——

  片段:程净昼有些奇怪,不由得想道:“他不说话,难道是因为我方才出言无状,惹恼了他?”程净昼仔仔细细地回想,也想不出错在何处,猛然忆起,不由大惊变色,只吓得手足发抖,口吃道:“你你你……你你戴着面具,是魔教中人!”他猛然想起,那风凌玉所言中要戴面具,也并不是因为怕迷住了太多女子,而是因为他本来就是魔教中人的缘故。

  肯信来年别有春 BY 林寒烟卿 (这位大人的文是我的雷,BE,不过在《春色无双》里两只又活了)

  介绍:魔教教主安风,不但样貌如姑射仙人,而且隐忍阴冷。起初,他被皇帝李昊远所囚,表现得仿佛没有自我,任李昊远搓圆搓扁,伤春悲秋。但是在皇帝李昊远一但疏忽后,安风的本性便显现了,他移花接木、翻云覆雨,狠狠摆了姓李的一道,不但跳出他的魔掌,甚至还直接威胁到姓李的政治命运。可是现实总是残酷的,安风才得意了没多久,又落入了姓李的的魔掌,可是霸道的爱,禁锢的情是不能完全打动安风的,他渴望自由,于是这就注定了李昊远的强占与霸道终没能留住安风。事实上,如果他没有御统天下的权势或者甚至只是一介草民,没有强势,也不可能得到安风,一丁点机会也不会有。所以,李昊远对安风说“宁愿你恨我,我也不要错过你”。如果只有强占与错过两种可能,宁愿是伤害。也难怪故事从一开始就注定没有好结果。没有对错,李昊远没有错,安风也没有错,爱情的名义下痛苦也是感情的一种......

  吉祥如意 by 桃夭(唐门三少+魔教教主,互攻文,唐少爷很自恋,不喜欢该文)

  千里快哉风 by 江洋 (据说小受是圣子,小攻ms是白道上某世家的少主,看过也忘记了)

  片段: 南北两宗依惯例比武争掌门之位,南宗胜出,现任掌门南宗齐澈禅连掌门之位,不料北宗齐洪指控齐澈暗中修炼魔血神功,以至功力猛增,齐澈拒不承认,后与齐洪交手时突然狂性大发,伤数人后逃逸,齐洪重伤不治,随即毙命,南北二宗混战,死伤数十人,据知情者证实,导致齐澈发狂的,正是魔血神功。 严子容念完,叹息了一声道:这魔血神功是百年前就被武林中公论为邪派功功的,正派弟子严禁习练,金陵齐家也是白道中成名的大家了,齐澈身为掌门,怎么会去修炼这种邪恶的功夫!

  心痛地看着敦主明明没有食欲,为了那无耻小人的孩子强迫自己下咽,景攸心头又酸又涩又痛,忍不住冲口而出:教主,难道您真的打算生下这孩子?

  巫圣教秘传的镜转神功虽然可以让男子受孕,但是逆天生子,至少要损失一半的功力,且怀孕的过程十分危险,教中虽然偶尔也有人修炼,但大多是用来做化胎的辅助而已。

  蝙蝠 by 风弄(小攻是魔教教主和武林盟主双重身份,而且总是为小受考虑,爱恋极深!,但小受总是不领情还要杀他.我自己已经看过忘记了)

  片段:白老太爷寿筵上,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武林盟主封龙亲自登门拜寿,喜得白老爷子眉开眼笑。

  贵客驾临,喜意更浓。当众人的目光又敬仰又羡慕地集中在这位武林骄子身上时,封龙的视线,却落在了寿筵最不起眼的角落;「封龙不才,武林中居然有如此龙凤之姿的新秀。可否请教兄台尊姓大名?」

  满堂宾客,说不尽的风流俊杰,怎么偏偏是这个白家山庄的污点,最不得父亲喜爱的白少情,连自家武功都不许学的白家三少爷,引起了这位封龙盟主的注意?

  片段:白袤世家的二公子如意,为了追查危害武林的血魔王来到江南,无意中遇到了容貌清新俊逸的阿佛,一见钟情。没想到他心爱的阿佛正是杀人不眨眼的血魔王,更没想到,阿佛的身世隐藏着令他痛不欲生的惊涛骇浪......

  很早开始,阿佛爱着笑容温存倜傥的如意。他总疑心,曾经和如意这样纠缠了几辈子,却还是不忍一点点分离。有时他会觉得怨恨,恨得想杀了如意,可又舍不得。如意行事持正,要是知道了他吸血之事,大概不会放过他吧?阿佛心里有数,却绵绵牵挂着,无法离开......白袤之野的阳光依然光芒夺目,雪山壮丽巍峨,那是刺入人心深处的热情和冰凉,让阿佛想起那些和如意亲密相依的日子。

  阴阳调和 BY 李忘风(男男生子+俊美冷酷攻VS霸道风流受,小受大叔就是魔教的教主,坑)

  在灼阳山庄服侍了林傲近二十年的近百个男宠个个泪流满面,为林傲做出的下嫁冷月宫的决定哀痛不已。

  片段:他和贴身侍卫战豫青在去京城的途中在一家客栈休息半天,却被巫教教主巫为天这个魔头暗算了。一向自负的司斐轩没料到还有人能算计得了他,一时大意着了巫为天的道。不过巫为天不愧为江湖用毒第一人,分别下在酒菜里的都不是毒,吃下去也没什么,但是如果加上桃花的香气汇合就会形成最厉害的特殊媚毒。此时三月,客栈周围开满了桃花。司斐轩的体质是百毒不侵,对他用药用毒是没用的,只除了媚药

  一笑百媚 by 随风飞(小攻是什么教的杀手, 小受以前创立了这个教, 但好像是走火入魔内力尽失, 后来传给弟弟了, HE)

  片段:“倦?看来,你完全没有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嘛。凉,纵使你的武功再好,如今位列三神六煞之首,说到底,也不过是我养的一条狗罢了。怎么?你现在是准备反咬我一口吗?”

  “要怪的话,就只能怪主上将我调教的太好了。你只顾着把我变成一个冷血无情的杀人工具,却忘了……教我如何判是非、明对错。有所为,有所不为,萧凉已不想再做那种伤天害理之事了。”

  吾掌乾坤 by 冬瓜无毛(穿越文+古代江湖,小受是腹黑男宠,有反攻宫主的情节。第一部完结,第二部应该在连载中)

  有点无措茫然的,显得有些弱的萧印月。他半阖着眼睛,微微皱着眉,手有些依赖地扶住我手臂。

  介绍:赤云宫的少主斯亦衡在山中洗澡被毒蛇咬伤,被路过的慕容世家的公子慕容写意救起。被疼爱被宠溺的滋味让手段狠辣的江湖煞星起了依恋,斯亦衡对慕容写意纠缠不休,被断然拒绝后用武力掳人回来。后被手下开导,放了写意。客栈里斯亦衡坐上慕容写意的欲望。写意阻止斯亦衡杀人,没想到斯亦衡为此身受重伤,内疚的慕容写意陪着斯亦衡回了赤云宫,斯亦衡为了写意的名望悄悄解散赤云宫,面对如此浓情写意终于沦陷。确定了自己的心情,带斯亦衡回去见爹娘。

  片段:“你爹你娘,会不会生你的气?你要不要先告诉他们一声,免得,免得突然刺激他们?”斯亦衡不能不担心。他不但是正派人士眼中的邪魔,而且还是一个男人,慕容写意的父母,真的会接受他们吗?

  “你放心,惊艳这会儿子肯定已经回家了,他自然会把一切告诉我爹娘的。我爹娘绝对不会反对我们的。我家一向如此,个人的事情都是由自己决定的,你别看惊艳的婚事好象也是父母之命什么的,其实他若是不愿,绝对没有人逼他,你什么都不用担心的。”

  局+江白之局 by 半分堂主人(是同一对的故事,江白是半分堂的堂主,算是黑道老大。据说这位大人的文很虐,没看过)

  片段:江湖传言,半分堂主人是个神秘莫测,手段厉害的人物。谁曾想到却是这样一个少年,更是已逝京城首富江雉之子江白,一个流连烟花之地、挥金如土的富家子弟,亦或者说败家子,传言,江雉之死便是因为对这个不成器的儿子不满而抑郁生疾,药石无医而亡。

  云淡风清by清尊/藏影(受墨无雪一度失忆,恢复后互攻,但不知此文中的雪天门“魔”在哪里?)

  片段: 江湖人将“雪天门”归类入魔教,各大门派联合起来,一起对付魔教。黑白两道相拼,死伤无数,终于,邪不胜正,“雪天门”门徒被大量绞杀,也有不少人归顺白道,改邪归正。而门主墨无雪在败战后,竟如烟般,消失无踪。

  笑春风 by 水晴光(小受斯亦衡是赤云宫的少主,江湖魔头,一日遭蛇咬,被正道的慕容写意所救,好象是不错的文)

  高处不胜寒,被所有人仰视的感觉并一定好。他寂寞的心灵和敏锐的感情让孤独的他比任何人都渴望温情和爱,可是外表的坚强冷漠和他的身份却重重阻隔了其他人对他的接近……没有人敢接近他,他见到的人,不是把他当神敬就是把他当魔一样怕,甚至,他连亲人的爱都得不到。

  自己也许是第一个靠近他,给他温暖的人吧。不当他是神,也不当他是魔,只当他是斯亦衡。给他温暖,给他体贴,给他从未有过的温情。所以,寂寞了太久,寒冷了太久的斯亦衡才会轻易沦陷在他的温柔里,才会无法控制的爱上他,把所有的感情倾泻到他的身上。

  片段:但我们是师徒!我是‘魔教教主,你是顾家二少。‘魔教未必容的下你,你爹娘并不喜欢我。

  明年你不就不当教主了吗?我爹娘不是问题。不管怎么说我大哥和大嫂己经有一个儿子了。传宗接代己经不能用来作为借口。你吗?好象没有会逼你娶妻。

  风月两厌厌 by 随风飞(残疾攻+迷糊受,受是武林盟主,但在此文的姐妹篇一笑百媚中可看出小受其实也是杀手组织的首领)

  一下就别开眼去,轻应一声,右手往前伸了伸,微微屈起,细细梳理着散在床上的长发。

  说来说去,全都是焚琴……不,全是我自己的错。明明没那个能力,却偏偏要把人家压在身下,结果自然是惨不忍睹。

  一笑百媚中的片段:“原来如此。”我嘻嘻一笑,眼眸轻转。“那家伙……又给你气受了?”

  他冷哼一声,道:“无论明里暗里都处处打压我,他分明是想一手操控黑白两道了,你这个弟弟……野心可不小呢!”

  “你好玩,我可吃不消了。”他看我一眼,抱怨道;“师兄,你当年为什么要把‘那个’交给他?”

  我顿了一下,略有些失神的答:“我早在十年之前就已经退出江湖了,还养着一群杀手在底下,算什么意思?他跟我讨,自然就给了。”

  十二生肖系列之鼠-大盗 by 于烟罗(欢喜冤家,互攻,王爷+黑道“北天一盗”的少主)

  他身上穿着苏杭最好的锦绣袍子,腰间挂着从遥远西域购买回来的七色宝玉,脚上踩着京城顶级工匠纳制的千层底缎面布靴。

  他出门,骑的是遍体纯白、半根杂毛都没有的高头骏马。他进屋,坐的是千年成材、质地上佳的黄梨木曲腿椅。

  他听戏,一定听京城程家戏班当家花旦程璃俞的曲子。他吃饭,一定吃宇内楼从不见客但声名震京师的大厨的精心之作。

  衣、食、住、行都顶级算得了什么?谁让皇帝是自己的亲爹,不花他又花谁的呢?

  青梅醉 by 雪月两相映(美强生子,青梅教主楚宵为爱上华山少侠洛玉铭,无奈洛对其无意,楚用尽计策将其留下并生子,HE)

  小受很爱小攻,小攻有未婚妻了,可是后来小攻的未婚妻嫁人了.小攻的师父是小受杀的,买凶杀人的却是师父的女儿(攻的未婚妻)……

本文链接:http://batuginjal.net/yuanyang/13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