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白小姐一码中特网站 > 松鸡 >

【一周影像资讯】复活节岛石像遭“挖鼻孔自拍”;徕卡推出“包豪

归档日期:05-24       文本归类:松鸡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复活节岛以近1000尊摩艾石像闻名,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每年都有大批游客涌入该岛,参观这些巨大的纪念碑。但这些石像现在正受到游客的威胁,因为一些游客的目标只是为拍下自己挖石像鼻孔的照片。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考古学家乔·安妮·范·蒂尔伯格对该岛进行了近40年的研究。她发现,游客拍照行为的激增对这片土地和社区产生了非常负面的影响。

  在20世纪80年代初,每年只有几千人访问该岛,但这一数字如今已超过每年15万人。

  范·蒂尔伯格说,游客经常不尊重自然、无视规则、攀爬石像、践踏保存完好的空间。她对这些现象感到非常沮丧。“所有这些都只是为了拍一张他们自己挖石像鼻孔的照片。”

  她还表示:“我对人们对该岛及这里的居民缺乏真正的旅游兴趣感到不安。人们对拉帕努伊的历史缺乏欣赏。很多人只是想和这些永恒的雕像自拍,把自己‘融入’历史。”

  “无论是科学家还是游客,我们都需要站出来,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来保护历史。游客可以在去岛上旅游前做一些研究,可以表现出适当的尊重,也可以把自拍杆从风景中去掉,学会欣赏历史。

  近年来,相机商店成为越来越多小偷的目标。虽然许多案件都是夜间入室盗窃,但窃贼有时候也会在商店营业时间试图盗取设备——这正是在Youtube摄影圈红人胡子哥(Chris Niccolls)的相机店The Camera Store发生的事。

  这家总部位于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卡尔加里的商店报告说,当地时间5月16日,一名男子走进店里,拿了一台价值2800美元的索尼a7R III相机,和价值2200美元的索尼16-35mm f/2.8 GM镜头冲出了商店。当店员追赶他时,他转身向店员喷洒了防熊喷雾。

  在2017年12月,The Camera Store就遭到过一次盗窃。窃贼闯入商店,偷走了总价值2.7万美元的徕卡和哈苏相机。

  在包豪斯100周年之际,徕卡延续其追求本质的设计哲学,推出了徕卡CL Bauhaus包豪斯100周年限量版相机。在该限量版相机设计方面,徕卡标志由红色变为黑色,机身正面及相机肩带印有“bauhaus”标志。其单色调设计,也配合了包豪斯简约的美学风格。

  相机套装配备一枚徕卡Elmarit-TL 18mm F2.8 ASPH镜头和黑色皮革背带。该套装全球限量150套,售价3,750美元(约合26,000元人民币),并将于本月末上市销售。

  厌倦了社交媒体上铺天盖地的婴儿照片?避孕套公司SKYN开发了一款名为“婴儿”的谷歌Chrome扩展程序,可以阻止婴儿照片出现在人们Facebook的信息流中。

  SKYN表示,从孩子出生到五岁,父母们平均会分享1500张关于他们孩子的照片。对于有些人来说,这个数量可能有点太多了。

  这款“社交媒体避孕器”可以检测婴儿照片(使用Faceboo后台自动生成的标签),并将它们替换为“你真正喜欢的东西”的照片。SKYN承诺该应用程序会“给你更多的浏览乐趣,保证你有99.9%的几率不会看到‘别人家的孩子’”。

  超过6500照片参加了今年BigPicture自然摄影大赛的选拔;来自67个国家的摄影师展示了他们最迷人的野生动物照片。经过专家的评选,最终大奖由挪威摄影师Audun Rikardsen获得。

  Audun Rikardsen同时还是一名海洋生物学教授,他获奖的照片主体是一只栖息在挪威海岸线上方的黑色松鸡。这张照片不仅展示了Rikardsen的技术技巧,也体现了他的坚韧和毅力:为了拍到这只在高处栖息的松鸡,他数次回到拍摄地点,终于获得了这张构图绝妙的照片。

  巴尔萨泽·科拉布是一位让建筑师的作品永传不朽的摄影家,曾于1964年获得美国建筑师协会(AIA)建筑摄影金奖。他的镜头记录了如弗兰克·盖里、路易斯·康、勒·柯布西耶、埃罗·沙里宁、密斯·凡·德·罗、山崎实、弗兰克·赖特、贝聿铭等众多建筑大师的经典作品。

  作为第一本记录科拉布不凡的建筑摄影生涯的作品,作者描绘了这个逃离匈牙利的年轻人展开建筑摄影生涯的经历,深入分享了科拉布摄影创作背后的古故事。

  卓纳画廊香港空间荣幸呈献德国摄影艺术家托马斯·鲁夫个展的香港首次个展。此次展览将占据画廊的两层空间,全面展现鲁夫非凡的艺术生涯,精选他从早期的开创性系列至全新的创作,包括《星空》(1989–1992年)、《裸体肖像》(1999年至今)、《底层》(2001年至今)、《jpeg》(2004年至今)、《黑影照片》(2012年至今)、《特里普》(2018年),以及《花卉》(2018年至今)。

  针对北京的建筑而拍摄的影像浩如烟海。吕博用执着的态度,将全部的热情投入到北京的建筑影像话题中。无论是老北京的庭院建筑,还是已经成为世界关注中心的繁华区域,吕博都能沉浸在孤独中,一个一个建筑的走遍京城。洞悉建筑情感,记录属于他们的不朽“肖像”,便是吕博对于建筑摄影的恒久追求。

  张兰坡的作品通过持续逼近拍摄死亡,以达到重构生命图景的目的。在比‘生’更悠远辽阔的‘永生’世界里,重新探讨人性深处的两难之择——那是关于功与过、罪与罚、人性与神性,认知与判断、掩盖与昭彰的矛盾史。也正是这些矛盾吸引着他不断去展开思考与发现。

本文链接:http://batuginjal.net/songji/931.html